安徽治疗癫痫病的重要有哪些,南京哪里治疗癫痫比较好

发布时间:2017-11-18 08:56

上海哪里有癫痫病专科医院,浙江治疗癫痫什么办法好,江西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南京失神性癫痫能治好吗,上海哪里有治疗癫痫病医院,江西治癫痫病费用多少,南京治疗癫痫的用药原则是,浙江治愈癫痫病多长时间,南京原发性癫痫病症状,江西那个医院专治癫痫病的

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时事中心>>军迷天地

美国海军航母拉盟友在黑海外联合军演


来源:新华网
添加日期: 2017-11-18 08:56

美国海军航母拉盟友在黑海外联合军演

据美国海军网报道,当地时间3月13日,美国海军尼米兹级航母布什号(CVN 77)在地中海与法国海军进行了联合演习,法国海军FS Cassard (D614) 号护卫舰参与演习。

近日,美国海军的布什号航母一直在地中海靠近土耳其海峡出口的位置徘徊,在土耳其安塔利亚港口停靠和补给。随着乌克兰局势的紧张和俄军出兵克里米亚。美军航母在地中海的一举一动都颇有“震慑”俄罗斯的意味。

  原标题:海底捞参:“猛子”穿两套棉衣下海 月挣三四万元高危相伴

捞参谋生的猛子孙显伟

  海面微波荡漾,七艘小船散布在距离码头不远的地方。它们各自安装有两个柴油发动机,除了驱动螺旋桨,还有一个用来将空气压缩进醒目的橙色管道中,一齐运转时站在岸上都还能听见聒噪刺耳的声响。

  管子延伸到海面之下,14个裹在胶皮衣里的男人贴着海底缓缓移动。脚蹼轻摇,气泡“咕嘟咕嘟”从嘴边不停冒出。天气正常时,水下能见度通常在两米左右,他们要在半昏暗的环境中寻找“猎物”。眼神如作停留,意味着会有几只海参被丢进套在胸前的网兜里。

  这是一群在海底捞参的男人。他们被唤作海猛子或猛子,“就是一个猛子扎到海底”,有人这么解释。

  在山东威海市荣成县的好当家海洋牧场中,每年都会有数百个猛子签下短期合同。他们从全国各地赶来,由公司统一购买人身保险。工作内容只有一项:捕捞海参。猛子们要在全副武装后跳入三到十五米深的海水中,平均一天工作六小时。

  每年春秋两季的捕参季,海下作业的总周期不会超过3个月。这段时间里,一个猛子的收入能达到两万到十几万不等,拥有令人钦羡的高收入的同时,危险与病痛也伴随而来。

  

  待在海底,从潜水镜里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样?每个猛子给出的描述都不一样。

  “阴暗、幽闭、安静、纯粹”,这些在知乎上专业潜水员用来形容感受的词汇你将不会听见。猛子们对于海底环境的新奇感早已淡然,能够让他们记住的,往往是陆地上少有的新鲜事物。

  聚成小山堆的螃蟹、海兔子、盘成圈伸着头的海蛇、海刺猬,这些不算新奇。

  35岁的孙显伟在刚学潜水时头顶游过一只两米多长的“江猪”(实为江豚),吓得他赶紧放气往海底沉。拥有17年潜水经验的李建军说自己见到过忽闪着微光的水母群、十几米长的大海鳝,以及一个还未被侵蚀的骨灰盒,撞见鲨鱼的那次更为惊险,他连装备都没拿全就开船跑了。

  在漫长的潜水过程中,这些能够让猛子说起来眉飞色舞的时刻注定只是小插曲。更多时候,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无非是起伏不平的海底,各种海洋植物与模样稀奇古怪的鱼类贝类软体类动物。

  实际上,他们也没有太多闲情逸致去欣赏这些。咬住呼吸嘴,钻到海底承受重压的时刻,既定的捕捞对象才是能够被潜水镜后面那双眼睛盯上的正确目标。

  牧场捞参的“猛子“中,孙显伟和李建军属于为数不多有过深潜经历的。那是在秦皇岛、蓬莱等地的外海,水深通常在20米以下。

  李建军大多数时间是在晚上下海,海螃蟹有夜出觅食、趋光的习性,他会依靠潜水手电发出的光亮来寻找它们。孙显伟主要捞海刺猬(海胆),最深的时候下到过35米深。

  水中悬浮的技能在他们口中简单得就像与生俱来,“像小鱼一样,掌握平衡就行了”。

  当猛子扎到距海底四五十厘米的位置时,依靠脚蹼可以摆动水流前进。动作很轻,也不会触底。猛子游过之处,会有一层受搅动升起的蒙尘。平静的海面之下,他们像一条条大鱼,冷静而准确地捕获猎物。

猛子潜入海底捞参

  

  纵身一跃前,每个猛子都要系上“腰铅”。那是一条由四个铅块串成的腰带,总重25斤左右。没有它,人沉不到海底,更不用说保持平衡。一旦“腰铅“脱落,人体会不受控制地快速上浮,造成潜水员“放漂”。

  在秦皇岛外海,李建军曾亲眼见到过一个27岁的湖北男子“放漂”后死亡。他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上浮了20米左右,结果“肺炸了,七窍流血”。

  李建军自己也遇到过这么一次,那是在水下十六米深的地方。当时的情景至今清晰留在他的记忆中:透过潜水镜,他瞄见了几米之外的一只海螃蟹,看上去足足有四五斤重。

  他一心想要抓住它,在试了五次之后,依然没有成功,反倒让螃蟹溜进了一个洞里。电灯释放出的光亮在黑暗中打探,视野中隐约出现更多的大螃蟹,他决定跟进去。确认之后,他解开了系在身上的网兜,将之前抓到的螃蟹全部倒掉。

  专心于猎物的他没有注意到,伴随着身体的一次次挪动,与呼吸器相连的那根氧气管不断摩擦着礁石上的牡蛎壳。管子破裂后的下一秒,吸不到气的李建军才意识到出事了。

  这个位置的水深通常要间隔两三次,做完停留减压之后才能继续上潜。李建军当时只剩下一口气,强撑着在三分钟之内升到水面。出水后,“潜水镜里全是鼻血,爬到船上就晕了”。

  海鲜市场卖货的一位女摊贩提起这件事仍心有余悸,“眼瞅着人就像不行了似的,一旁不少人都掉了眼泪”。

  后来在医院减压舱里待着一周的时间,李建军才慢慢恢复。之后的20多天里,他一直没敢下海,以前常去的那片水域后来再没去过。

  孙显伟20岁出头时也经历过一次“断气”。在海底吸不来气的那一瞬间,人是很容易“懵掉”的。那时候的他下海没几次,但也很清楚遇到断气时应该怎么做。当岸上预想过的情况在海底发生时,大脑却一片空白。

  “喝了不少水,喝多了,慢慢脑子清醒了,就知道要把腰铅解掉了”。

  如今,断气的情况基本上每天都会发生一次。身为老手,他也不再慌乱,多数情况都是输气管被“别”住了,他会自己拽着管子调整。除此之外,接头处掉扣、空气压缩机熄火等状况也发生过。这也是船上需要专人来看机器的理由。猛子在海底遇到无法处理的紧急情况时,摆动管子,船上的人就会迅速把人拉上来。三五米的水深,几秒之内就能升到水面。

  但快速上潜并不适用于所有危急时刻,相反,有时候它会成为致人死亡的直接原因,就像李建军看到的那次事故一样。

  

  在荣成的这座海洋牧场,今年一共有200多个猛子签下合同。合同期里,少干一天就意味着少挣千八百块钱。何况天气状况糟糕时,停工是常有的事,水浑浪大,即便下海也没法工作。除非潜水服需要修补、衣服灌水湿透,或是不得不参加红白喜事,猛子不会轻易放弃哪怕半天的工作时间。

  尽管月收入轻松超过北京的一个普通白领,但对于从事它的人来说,这份工作还是太辛苦。除去李建军这种热爱潜水的,多数猛子的态度都是:要不是没钱,谁也不愿意干这个。

  紧勒的潜水服、行动时水的阻力、水压、低温、呼吸控制,这些都将带来体力的持续耗费。猛子们午饭后也仅仅歇上一个小时就再次下水,第二天依旧。

  李建军计划像这样干到60岁,五年之后,他兴许会改行做个小买卖。长时间在水下,腰疼的毛病已经不容忽视,“铅块很沉,在水里又吸凉,压的”。床铺前挂着的白色塑料袋里,感冒药、止痛片塞了满满六七盒。每次下水前,他都要在腰上套一条护垫。

  11月份,荣成一带海域的海水温度通常在10度左右。穿多了行动不便,穿少了在水下又冷得不行,两套保暖衣是最合适的选择。

  相比于其他群体,关节炎、类风湿这类病症在猛子中更为常见,但最大的威胁来自海洋本身。在海下,人体承受着远大于陆地气压的水压。水下作业时,身体每下潜十米,大致增加相当于一个大气压的压力。血管、肺、甚至骨头,都会在无形之中受到影响。

  因为忽视潜水规则、反复潜水作业、停留时间过短,在追求经济效益的时候,一些猛子一点一点地透支着自己的身体。长期从事潜水工作,有人患上了减压症。

  位于大连的解放军四零六医院的一项研究显示,2004至2011年间,来院就诊的辽宁省水产养殖业潜水员中,共查明职业性重型减压病55例,职业性减压性骨坏死121例,急性轻型减压病249例,也有人因减压处理不及时而死亡。

  大连猛子王福山每年都要去医院的高压氧舱做减压,一般会叫上几个人一起分摊,单人费用在800块钱左右。他没有表现出明显的症状,但不做减压的话,“身体总感觉不对劲。”

  李建军在外海深潜的时候也会做减压,来到荣成捞海参后就不再做。3到15米的水深对他来说“如履平地”,他坚信自己不会有任何问题。

  

  4月和10月,分别是一年中两个捕参季的开始,一般各持续40天左右,总周期不会超过三个月。在好当家海洋牧场,猛子捞一斤海参的劳务费是1.6元起。若是海参密度大,一个猛子一天可以捞两千斤。

  以前搞建筑施工的孙显伟“在家找不着媳妇”,来荣成做猛子后娶了一个当地女人,六年前在荣成花30万元买了一套房。捞海参一直是他年收入中的大项,干上两季能挣10万元左右。同一场区的王才然则稍显逊色,他平均一个月挣两三万元,最多的一个月挣了近四万元。

  好运气也不总是眷顾猛子们。今年10月底,猛子们的捕捞量普遍较少,有时候一天只能捞个两三百斤,多的也勉强凑够一千斤,有人担心合同到期后到手的钱过不了一万元。

  李建军说,以前在秦皇岛、蓬莱等地的时候,流行一个规矩:作为特殊工种,猛子下一次水,无论捞到多少东西最少也得给200元。但在荣成,不按这个规矩来。这里作业基本不用深潜,风险相对较小,也不会出现捞不到参的情况。

  按照规定,猛子带上来的海参若是小于3两,就不会被计入工作量中。衍生于这条规定下的某种情绪在外地猛子间蔓延。一些人认为,在称量审核时荣成本地猛子更具身份优势,他们受到了区别对待。

  “这里面的水也是有浅有深”,一位外地猛子感慨。

  除了在荣成捞海参,猛子还有其它潜水的活儿可以干。有的船螺旋桨上缠住东西了,下去帮人清理一次能挣四五百元;哪里有铺设海底电缆的工程需要,猛子也可以帮忙下去安装卡扣;这些活儿若是碰不上,那就可以去捞“毛菜”(一种海藻)。

  捕参季在一年的时间中只占了不到四分之一,干完合同期,猛子不会闲着。

  孙显伟往年会去天津和河北捞海螺,如果螺价是8元一斤,猛子捞一斤上来就可以挣4元。这种活儿一个月下来也能挣四五万元,再不济也能保底挣三万元,在时间上正好能跟捞海参错开。孙显伟算了算,一年下来他总共能挣15万左右。

  从黄海到渤海湾,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的一双手将多少斤海参、海螺带上岸。

  

  李建军的宿舍里扔着几片橡胶皮,潜水衣上破了洞,他就剪下一小块来,抹点胶粘上去;用久的脚蹼开裂了,他拿渔网绳把断开处缝得死死的,这些装备的生命力在他的手中被延长。

  差不多20年前,胶皮做的潜水服一套卖75元,现在卖300元。脚蹼反倒更便宜了,李建军的第一双脚蹼花了50元钱,如今只要30元,至于材质,他并不讲究。

  最早在秦皇岛打工的时候,他意外发现了“摸海”这个行当。眼见别人捞上来一大堆螃蟹、海螺,转手就能换来千八百元,他眼红了。

  岸上捡到的两块砖头被李建军钻了个小眼儿,他拿绳子穿起来挂到脖子上,吸足一口气后跳进了海里。结果重心全落到了头部,人在水中上下颠倒。他被一位钓鱼人救起,后来才知道应该去哪里买潜水装备。

  如今回忆起来,他感到后怕。这个55岁的东北男人笑了笑:“那时候真虎啊。”

  年轻时,潜水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利润和刺激,后来李建军慢慢爱上了亲手捕获猎物来制作美食的过程,他家的冰箱里至今还躺着十几个野生海参。但在荣成,他一次也没吃过,牧场里的海参算是企业财产,自己买又嫌太贵。

  这种浑身长满肉刺的海底生物为捕捞它的人带来了高收入,但几乎没有哪个猛子会买回家自己吃。市场上,高端干海参产品一斤可以卖到两万元,两万元若是换算成工钱,需要一个猛子捞上来12500斤活海参。

  相比其它工作,这份职业在获得高收入的同时颇具危险性,对身体的损害也更为隐秘,但它的吸引力从未减小。

  来年春天,还会有数百个男人跳入这片海谋生。

李建军床头挂的药袋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霍宇昂

关键词: 美国海军航母_黑海_联合军演
 责任编辑:王家良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昵称: 密码 匿名发表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百湖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或百湖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百湖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或百湖网”,大庆网、百湖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首页 龙江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健康 评论时事中心 史海回眸 军迷天地 深度报道